查看: 99466|回复: 0

[诗歌散文] 公交车上(天高云淡天)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_mind
    开心
    2016-1-22 08:05
  • classn_01: 288 classn_02

    [LV.8]以坛为家I

    发表于 2017-9-30 05:48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  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   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巢湖阳光论坛

    x
    u=1131326254,1122051528&fm=214&gp=0.jpg
    公交车上
    天高云淡天
    很多年以前,就很少乘公交车。退休以后,远途开车,短程骑车,闲暇走路,就更少上公交了。不过公交卡还在,偶而也会坐一两回。
    一次走路累了,正好有公交经过,就跨了上去。一摸口袋,没带公交卡,也没有硬币,只有一张大额纸币,可无人售票车不找零。犹豫间,司机提醒说,你把钱投进去,让后面的人把钱给你。也没多想,就伸手接过上车乘客准备投向投币机的钱。上车的人虽不明就里,但看看司机,再看看我,也都疑疑惑惑地把钱给了我。坐定后才忽然意识到,自己刚才的举动实在是有点滑稽。把纸币投进去,就当是支持公交事业了多好,怎么还伸手向别人收钱呢?如果上车的乘客中恰巧有熟人,怎么解释?都60多岁的人了,还把钱看得那么重,想想都自己对自己摇起头来。
    或许,对金钱的痴漫嗔疑与执着,是来自于我幼年的印记。三五岁的时候,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,百姓人家都很贫困,孩子们根本不可能拥有钱财。有一次我和对门的周二保在老街上大门市部里打弹子,偶然发现柜台底下的灰尘里有一分钱铅角子,大概是人们交易的时候不小心滚落进去的。我和周二保用这一分钱到外面的小摊子上买了两个小欢团,一人一个,吃在嘴里,甜在心里,高兴得不得了。后来就经常到各个商店,趴在柜台前的地上,小手伸到柜台底下,把尘土掏出来,在里面找铅角子。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一无所获的,及至长大一点后就不好意思再去为之了。但这个经历很重要,似乎奠定了自己抠门的金钱观。现在看来,从柜台底下掏钱与从乘客手上收钱,逻辑关系是顺的,一脉相承。
    其实,农耕文化与短缺经济的历史背景,造就了我们一代人的金钱观念和消费意识。一方面是日常的死抠门,一方面是待客的穷大方。我到现在都还是这样,超过百元的穿戴用日常消费一定要思量再三,而请客吃饭却总是把面子放在了金钱前面。虽然知道这样不好,便宜没好货,好货不便宜,30块的鞋子一年穿几双和300块的鞋子一双穿几年真不一样,宴席上少上一瓶酒抵得上菜市里多买一月菜。可是没办法,老观念根深蒂固,改不了也不想改了。还有就是对既得利益的维护,总是谨小慎微,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,惟恐得而复失。通俗地讲,叫胆小怕事;引申开来,就是忧患意识。
    在职时有一次生病,单位医院把我送到省城医院住院。当天下午就有一些下属单位赶来医院看望,离开时都留下了一个装有钱款的信封,来不及及时阻挡也不太好当面拒绝。到第二天下午,累积的钱款数目就已经有些可观。虽然来的许多人都是老朋友,但我还是被吓坏了,赶紧让老伴悄悄办理了出院手续,又悄悄住进了另一家医院。然后去到团省委希望工程办公室,悄悄把那些钱款悉数无记名捐了出去,事后再私下短信告知事主并一一致谢。
    这只是胆小怕事,无关乎清正廉洁。我刚调到这个单位不久,这个单位有几十个下属单位。如果照上面的势头下去,一场医院住下来,汇聚的钱款足以让人蹲监牢。孬好咱也是个七八品的芝麻官,虽然不富有,但收入稳定,衣食无忧,出入有座骑,往来无白丁。可一旦进了监狱,就什么都没了,一辈子也就完了。万幸这个账我还是算得清的,可我们身边就有许多精明的人算不清这笔账,同事中因为不义之财进了监狱的,真是不少。所以胆小怕事是有好处的,这让我虽然没有继续进步却也没有明显退步,而且最终平安着陆,全身而退,成为一个轻松快乐的小老头。不过抠门太过总是不堪,为了几个铅角子在公交车上向人伸手,怕是无论如何也难以摆上台面的。
    公交车继续前行,我的脑海里却总是萦绕着刚才自己伸手收钱的画面,天马行空地胡乱思想着各种念头。人其实很得味,年青时我们的经济很不宽裕,但却没有妨碍我们偶而接济一下贫困山区的寒门学子。现在我们的条件比过去好了许多,反而没有继续行侠仗义。以前常常向往做一个穷乡僻壤的乡村教师,现在努努力其实就可以做到,可我们却犹疑徘徊并未践行。或许我们的价值观并无问题,但我们的落实观却一定有问题。人老了,过去的总是不变,未来的总是在变。
    我又想起老伴的买菜观。我们大众巷菜场是一个自发形成的市场,菜价比正式菜场要贵许多,可老伴去那里买菜很少还价,而且小贩们惯用的一些小伎俩她也全当没看见。以前我经常调侃她,她也总是笑而不答。后来有一次她很认真地跟我说,你当我真是傻大姐,什么都不知道呀。那些小商小贩很不容易,让他们占点小便宜,我们也没什么大损失,何以要斤斤计较?看破不点破,他高兴我开心,何乐而不为之?老伴的格局对我是有影响的,以后我上街也曾如法炮制过,感觉确实不错,以至于现在买菜也成了一大乐趣。可见活到老学到老,不仅必要,而且有趣。
    公交到了终点站,必须要下车了。可还是没有想明白,究竟为什么,我会向人伸手?
    (丁酉鸡年秋分,2017年9月23日,星期六,合肥)

    发表回复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免责声明:网友发表的话题不代表本站观点,对于因网站内容造成的侵权等问题巢湖论坛概不负责